為大屠殺倖存者安排居處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為大屠殺倖存者安排居處

以色列是否真的存在無家可歸的大屠殺倖存者?沒錯,而且他們迫切需要我們的幫助!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以色列今天確實存有無家可歸且貧困交加的大屠殺倖存者。但我們確實近距離接觸過他們,他們的困境是千真萬確的。 

Genia - resident of the Haifa Home for Holocaust Survivors

最近,ICEJ迅速提供幾位境況非常艱困的高齡大屠殺倖存者住處,其中一些人甚至露宿街頭。ICEJ才提供資金,買下海法之家附近一棟公寓的上面樓層,因此才能及時提供棲身之處給上述這些無家可歸但又要有瓦遮頭可以度冬的倖存者。我們很感恩可以及時協助這些倖存者,但目前海法社會福利部轉來更多這類的申請案,希望我們能夠協助年長且無家可歸的猶太裔大屠殺倖存者。


在ICEJ最近取得的這些公寓中,Shlomo是最新搬來的居民之一,而且他不得不在裝修期間就搬進來。1941年,在他的故鄉羅馬尼亞的Yasi, 本國警察和德國士兵屠殺了八千名猶太人,當時他大約14歲。Shlomo後來和剩下的五千多名猶太人擠進一列密閉的「死亡火車」,在酷暑中緩慢且如梭般來回行駛於鄉間,直到大部分困在車廂內的乘客死於脫水,窒息,感染或失血。但不知怎的,年輕的Shlomo就是逃過了屠殺和慘無人道的火車之旅。

另外一位接受緊急安置的新居民是Lev。德國入侵烏克蘭時,他才九歲。Lev的父親死於強制勞動營,他的母親和另外兩位弟弟躲了起來。身為長子的Lev到了晚上得從藏匿處出來,試圖在鄰里附近尋找殘羹剩飯。他多次被抓,慘遭毒打後,甚至痛到不良於行。在躲藏了六個月之後,他們的行跡暴露,被送往勞動營。每隔幾個月,他們就坐上火車從一個勞動營轉往另一個勞動營,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去處。Lev雖然怕到極點,但堅決不哭,試圖為了母親和弟弟們保持堅強。

1990,Lev和兩個弟弟離開烏克蘭,前往以色列。他終生未娶,且自立更生。由於身有殘障,他無法工作,最近甚至再也繳不出公寓的房租。此後,Lev就成了街友。如今,海法之家供吃供住,他的一切需要都獲得供應。 Lev和Shlomo及另外兩位倖存者合住一間公寓,雖然房子還在裝修。「在這裡,我至少有地可安眠,有熱餐可吃,」  Lev心懷感恩地說。

海法之家的養護機構不僅能讓他們有瓦遮頭。海法之家也成為一個社區,所有住民及幕僚以至於Lev和Shlomo 都是其中的一分子,而ICEJ及全球各地的基督徒家人則是海法之家的後盾。但我們從未像現在一樣,更需要你的協助,以照顧這些值得我們付出的靈魂。除了正在進行的裝修成本外,海法之家每個月每位住民的開銷約為1000歐元(1250美元) 。這些成本包含基本所需,例如三餐,水電,清潔,洗衣,就醫時的交通,基本牙醫治療,以及特殊活動費用,例如生日,猶太慶典及出遊。有些住民也需要同住一起的看護。萬一發生這種情況,部分費用是由政府補貼,其餘通常是由家人負擔。但如果住民沒有家人,海法之家就得負擔,每個月約為600歐元(750美元)。透過我們的「認養倖存者」計畫,ICEJ提供迫切需要的資金,支應海法之家住民目前的生活費用。參與這項認養計畫的人士可依照本身意願,每個月定額奉獻,即可獲得住民之一的個人故事,海法之家每個月會以電子郵件更新。

請與我們同工,完成Shlomo, Lev及其他無家可歸倖存者目前居住的公寓裝修!請考慮參與認養計畫,透過固定的奉獻,認養一位大屠殺倖存者,照顧他們並支應海法之家的日常營運。 今天就可在線上奉獻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