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法之家的日常生活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海法之家的日常生活

海法之家的日常生活

過去三年來,ICEJ在海法設立了獨特的養護機構,為數十位住在其中的大屠殺倖存者提供一個充滿愛與溫暖的特別住處。

在ICEJ的大屠殺倖存者之家,住民就像家人一樣和睦同居,大家一坐下來就是幾個小時,聊天,用餐及參與社區活動。他們的興趣或許相異,但樂在彼此相處及喜愛這種親如一家溫馨氣氛的心則是相同。海法之家的日常生活充滿了小幸福和驚喜。

詩人Shula

Shula是來自波蘭的倖存者,初到海法之家時非常害羞膽怯,如今非常平靜安穩,而且使出渾身解數成為別人的祝福。她極為熱衷寫作,對於寫詩也有獨到之處。她最近為海法之家幕僚寫的幾首詩,令所有人心花怒放。Shula也寫了一首詩,表達對ICEJ慈惠工作部門的Yudit Setz愛戴及感激。

她說 ,「我時時刻刻都愛戴著Yudit。她是天使,一個妙不可言的人!」

最近,Yudit遞送一束信件和卡片給Shula,都是來自基督徒的關懷,她還花了一些時間讀給Shula聽。能夠收到來自海外的問候,Shula非常感恩。她的兒子住在美國,兩人很少見面。她說,「沒有家人的感覺很不好。」

熱愛藝術的Sarah

大部分住民會聚集在餐廳享用午餐。有一天用餐後,來了一個意外的訪客。他是荷蘭畫家Marc de Klijn,他本身也是大屠殺倖存者,這次帶了六幅新畫作到海法之家。他和妻子曾經來看過住民,評估他們對繪畫的了解程度。

“海法之家的點點滴滴都讓我感動,」他一邊展示他的畫作一邊說。「我定意要這些畫作是歡欣鼓舞的,並能展現喜悅,及刻劃回歸猶太人的希望。最重要的一幅是眾人想要走進的「希望之門」(Petah Tikvah)。」


海法之家住民Sarah 對這些畫作激動不已。



「這些五彩繽紛的畫作真是美,讓我心情愉快,」她說。「它們代表對未來的盼望,真是奇妙。」

Sarah待在海法之家已經一年半,也分享她住在這裡的感受。

「對我來說,起初有點困難,因為我不容易適應變動。但現在都好了,大家在這裡都不會受苦。」她解釋道。「老年人通常會談到自己的病痛,比比看誰最嚴重,但在這裡卻有許多歡笑。倒不是你真的覺得心情很好,而是笑總比哭好,而且醫生也說過,笑才健康。」

她輕笑著說,「我盡量少看醫生。做些運動很不錯,因此我每天都會走一走,每天還會玩填字遊戲。」

Sarah還指出,能夠成為這個群體的一員,同時又擁有自己的小房間,按著自己的需要仍然能夠獨處。

巧手Nahum

Yudit Setz最近再度拜訪ICEJ慈惠工作部門時遇見Nahum,後者在海法之家外忙著修理一些壞掉的椅。他樂在這類工作,只要看到東西壞了,他就設法修好!此外,Nahum也視整理花園為已任,包括每天為植物澆水。

他和妻子Clara住在海法之家快滿兩年。剛開始,他們覺得搬到 集合式的居住環境很奇怪,但萬萬沒有想到與他人同居是何等美善。Clara每天傍晚都和其他住民玩紙牌。他們毫不遲疑地告訴Yudit住在海法之家多麼開心。

 

大姐頭Genia

海法之家另外一位可愛的住民是Genia, 她於1923年生於波蘭,德國入侵波蘭時她才15歲。她當時與父母,哥哥和年僅八歲的妹妹同住。

她的父親立即被帶往集中營,再也沒有回來。她的哥哥逃往林區加入地下反抗軍。然後她的母親被送往強制勞動營。如此一來,家中只剩下Genia可以照顧小妹妹,好心的鄰居收容這對姐妹。大約六個月後,Genia收到消息,她的母親在地區醫院過世。

「我到醫院找她,他們帶我到一個大房間,裡面約有150具猶太人的屍體,」她最近回憶道。「我試圖尋找我的母親,最後發現她在架子上的一個袋子裡。我跑回家帶回新衣服,想為她梳洗更衣,等到我回到醫院,那個大 房間卻空無一物。他們告訴我,他們把所有人都埋在一個大墳墓裡。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她被埋在何處。」

Genia撫養她的妹妹直到戰爭結束,她在1957年搬到以色列。她自己成了家,但兒子為以色列出征卻戰死沙場。今天她住在海法之家。

「我在這裡得到溫馨的照顧,還有志工為我們做的一些善事,我非常開心,」她表示。

新寡的Fanny 

Fanny的先生Isaac八月才過世,她還在服喪期,但她還是很高興獲得代表ICEJ家人的擁抱。海法之家其他住民齊聚一堂,為Issac舉行了追思儀式,也給予她極大的支持。住民們特別的禱告及所表達出的愛,安慰了她和他們的子女。



Isaac十歲時,因為說服德國當局自己能像一個成年人一樣工作,逃過了被送往納粹死亡營的下場。戰爭期間,他都在一個鋼廠工作,住在波蘭的Lodz猶太人區。晚上他會偷偷溜進市區,為家人找食物。



Isaac未成年期間就忍受了令人髮指的折磨,吃不飽穿不暖,但還是活了下來,19歲那年移民到以色列。他後來遇見Fanny,兩個人結婚後,幸福美滿地過了一輩子。他的健康惡化時就搬進海法之家,為止他們非常感恩,未來Fanny將繼續和相親相愛的家人住在這裡。

動過截肢手術的Karol

Yudit最近帶著一群美國婦女前來探訪時,Karol坐在花園裡一棵大樹蔭下的搖椅上。他們帶給Karol和其他住民由內布拉斯加州猶太婦女編織的美麗被子,她們希望祝福這些大屠殺倖存者。Karol罹患糖尿病,一條腿必須截肢,現在需要一位同住的看護。他經常心情低落且感覺孤單。但這群婦女來訪讓他興高采烈。

「我在這裡找到一個家。我永遠無法表達出我的感恩之情,」Karol說 。

他如此感恩是因為,他的姐姐雖然住在以色列,但重病在身,沒有家人能夠照顧他們倆。因此,他非常感激ICEJ慈惠工作部門和ICEJ 邀請來的其他基督徒訪客。海法之家主任Shimon Sabag和其他住民也使Karol大受安慰,他是1941年出生在羅馬尼亞,戰爭爆發之初,他就被遣送到烏克蘭。他和家人得忍受病痛,飢餓及嚴寒,還有當地人對猶太人的嚴厲迫害。對Karol來說,人生充滿艱辛和痛苦,但如今卻關心他的人所圍繞。

老壽星Benjamin

最後一位是海法之家最年長的住民之一Benjamin,入住已經兩年。他才在十月歡度93歲生日。

「Shimon幫我辦了一場不錯的派對,」他回憶道。「派對上有音樂,大家還唱歌。」



「我100歲生日時,要辦一場盛大的餐會。Shimon可是答應我的,」Benjamin笑著說。

他生於立陶宛,但在俄羅斯和德國人入侵前,他就離開祖國,流落到荷蘭,成了難民,但靠著偽造的文件安然度過大屠殺。1946年他回歸到以色列,搭乘一艘非法的移民船「泰查號」(Tel Chai),最後順利逃過英國的巡邏船,最後抵達海法港。

「我的臀部有毛病,但有位看護來協助我。住在這裡真好,」他說。

我們衷心希望,Benjamin在海法之家還有很多美好日子,每一天都充滿小幸福驚喜。

欲支持ICEJ在海法之家重要且慈惠的工作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