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歷史

ICEJ的故事及目標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Opening of the ICEJ in 1980

ICEJ於1980年成立,以行動來安慰以色列,並支持以色列及猶太人對耶路撒冷的主權。

今天,在全球基督徒中有一股浪潮正捲起,就是對以色列的關懷支持,以及認識現代猶太人回歸到以色列這塊先祖的土地的聖經基礎與內涵,而ICEJ站在這浪潮的前線。

我們的信念 »

從我們在耶路撒冷的總部,一直到位於近八十個國家的分部及代表,我們期望激勵教會,使教會能肩負起這個聖經中所言,對猶太人的責任,也提醒以色列聖經向著她發出的美好應許,以及提供以色列國土境內所有百姓實質的幫助。

起初

1970年代後期,主開始在世界各地攪動基督徒的心,使其思考關於以色列以及她在現代仍擔負的先知性角色的議題。之後,1980年夏天,以色列議會宣布耶路撒冷為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正如三千年前大衛王時期一樣。國際政治界因此嘩然,反對聲響四起,十三個國家因此將其大使館撤離耶路撒冷。
 
當時,一群住在以色列的基督徒正在猶太住棚節期間舉辦基督徒慶祝活動,他們感覺以色列在外國使館撤出耶路撒冷一事中深受傷害,並感到主號召要在這大君王的城市設立一個基督徒使館,同年九月,「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使館」(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簡稱ICEJ)成立,代表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對以色列說安慰的話,並且支持以色列。從那時起,「基督徒使館」透過各項事工,以「僕人的心」服事這塊土地的人民。
 
從一開始,ICEJ即有兩個主要目標:一、成為各國基督徒愛以色列以及支持以色列的管道,以向以色列表達安慰與祝福。二、ICEJ是這世代先知性的聲音,宣講上帝與以色列先祖所立永不改變的聖約。也就是說,神最終必將恢復以色列子民在其土地上的合法性,接著將恢復他們與神—以色列的上帝—的關係。
 

今日

在過去的三十年當中,基督徒使館的人員,不管在耶路撒冷或其它世界各地,努力不懈地行出這些神所命定的責任。即使不斷有困難,所做的卻已影響了許多基督徒和猶太人。請看以下有關我們目前事工的工作的短片...

Year End Video 2011Dr Juergen Buehler - Christmas Greeting 2011Year End Video 2010
 2011年回顧 »2011年耶誕節 »2010年回顧 »
Year End Video 2009ICEJ 30th Anniversary VideoYour Embassy  - 1 minute Video
2009年回顧 »歡慶成立三十年 »你的使館 »

 


重要回顧

 

舉辦第一個基督徒的住棚節慶典/ 1980年九月

一千位世界各地來的基督徒依循撒迦利亞書十四16吩咐,在耶路撒冷用詩歌、舞蹈、敬拜、讚美歡慶住棚節,他們甚至受以色列首席拉比革仁(Goren)邀請,在會堂裡接受祝福。當時以色列總統納馮(Navon)在官邸接待其中十五位。如總統納馮所言:你們讓我好感動。我們很感激你們所作的一切!當四百位基督徒參與耶路撒冷遊行,以色列士兵們莫不揮舞雙手,感謝基督徒的支持,路邊觀看遊行的人群也一次又一次的高喊:你們是有福的,你們是有福的!這真是預嚐馬太福音二十三39令人興奮的彌賽亞預言:「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以及「人接待你們就是接待我。」

當時的耶路撒冷市長可利克(Teddy Kollek)參與ICEJ成立典禮,當各國基督徒在市長面前揮舞著自己國家的國旗,代表自己家鄉所有相信聖經的基督徒申明願意為耶路撒冷禱告求平安時,可利克市長深深地被感動。在大批媒體鏡頭前,可利克市長對著一千位基督徒表明,這是他一生中最感動的時刻。

 

末底改呼聲/ 1981年復活節

1981年復活節,ICEJ在世界各地發起遊行,聲援被監禁的前蘇聯猶太人及被囚的猶太錫安主義份子(Prisoners of Zion),呼籲基督徒應如同末底改及王后以斯帖一般,不該在關鍵時刻沈默。耶路撒冷中支持ICEJ呼籲的人群遊行到城中的俄羅斯區,將他們的訴求釘在東正教教堂緊閉的大門上。左圖為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遊行隊伍拉起的布條。上面寫著:容我的百姓去。此時,大屠殺事件汙染歐洲土壤四十年之後,正是為上帝的百姓吹響勝利號角的關鍵時刻。Theodor Herzl於八十八年前召開第一次錫安復國主義會議,1981年這個會議則提供世界各國基督徒領袖一個機會,以整合他們對猶太人的支持以及建立支持新生的以色列國的神學基礎。

 

波灣戰爭/ 1991

當那些被波灣戰爭波及的人民被送到飯店避難時,除了身上的衣物,他們一無所有,當時最大的需要是個人用品及保暖衣物。ICEJ協調廠商,一天之內備齊需用的物資。隔天上午,慈惠工作主任Petra van der Zande及廠商代表Zvi Givati透過Ramat Gan市市長Zvi Bar先生將這些禮物交到兩百八十位戰爭受害者手上。戰爭期間,以色列電視台錄製一個十七分鐘的特別節目,報導ICEJ的五十位同工在飛毛腿飛彈落在以色列境內時,仍選擇留在以色列,而不撤離。此報導包含一段影片—來自七十個國家的基督徒在住棚節期間歡慶的影片,報導在夜間新聞前的黃金時段播出,當以色列百姓因飛毛腿飛彈被困在自家時,他們看到這個鼓舞人心的畫面。

 

參與猶太人回歸(Aliyah/ 1991

ICEJ開始協助前蘇聯的猶太人回歸以色列,起初只能過境布達佩斯及華沙,因此,「出走巴士(Exobus)計畫」乃根據這個路線規劃,後來,有了直飛班機,「出走巴士」則負責將回歸者從遙遠的村落載運到基輔或是奧德薩機場。此外,ICEJ在八年之內還資助了五十架滿載的客機,幫助猶太人回歸。這工作仍在進行,我們投入更多巴士及中繼所,幫助猶太人從各地回歸。 

 

國會獎/ 1991

ICEJ殷勤工作不為獎勵或是認可,然而,獎勵使我們在猶太社群中更被信任及歡迎,使我們更有效地服事。1991年九月,ICEJ獲頒「國會優質生活代言獎」(Speaker of the Knesset's Quality of Life Award),ICEJ將獎金捐贈給蘇聯猶太人。頒獎典禮當天,大會如此陳述ICEJ獲獎原因:我們將此獎項般給ICEJ,因著它不倦怠地致力於在以色列海內外教育,傳遞訊息,增進猶太人與基督徒的友好關係,為它在以色列境內促進猶太人與阿拉伯人雙方的認識,為它在全球基督徒社群中深化對猶太人及錫安主義的體認,也為它鼓勵並積極參與猶太人回歸工作。

 

所羅門行動/ 1992

在以色列展開所羅門行動並解救數千名受困的索馬利亞猶太人之後,透過米勒博士(Campbell Millar)以及他夫人Ferne的協助,ICEJ幫助回歸者融入以色列社會,建立新生活,米勒夫婦曾在伊索比亞從事醫療工作,幫助痲瘋病患,因此能說流利的伊索比亞語。ICEJ出資在貝特謝(Beit Shean)建立兩棟衣索比亞中心,並透過耶路撒冷的Hansen醫院提供痲瘋病的初期診斷。此外,也藉著供應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就業協助,幫助移民順利建立新生活。

 

戲劇性的摩爾多瓦救援/ 1992

當東歐摩爾多瓦的猶太人因當地的區域性衝突身陷險境時,受猶太人事務局(Jewish Agency)之託,ICEJ加入救援工作,將旅居Bendery的猶太人送離出境。即使ICEJ資助的巴士團隊當時位於幾百公里外的基輔,也毫不遲疑地投入救援工作。干冒極大風險,巴士團隊仍然機動性地快速組成車隊,向奧得薩(Odessa)出發。從奧得薩,他們向摩爾多瓦西南方的戰區Trans-Dniester前進。短短三週之內,救援巴士從戰區帶出四百個猶太人,送到安全之處。

 

托雷多(Toledo)悔改/ 1992

數百位西班牙基督徒在托雷多悔改禱告會跪下禱告,他們手持布條,上面寫著:"猶太人,請為1492年發生的事原諒我們!"1492年,費迪南德國王及依莎貝拉皇后執政期間,猶太人被驅逐離開西班牙。五百年後,在這個禱告會中,西班牙基督徒請求猶太人的饒恕,以色列前總統Yitzhak Navon以及西班牙猶太社群父老們也參與其中。

Navon回應說,"當我站在大家面前,我感到萬分激動,也很不好意思。大家向我們猶太百姓付出的溫暖及關懷使我感動,也感到不好意思,因為我們實在不習慣這樣的表態.... 請容我直言,我們的心充滿感激,因為你們讓我們再次信任人性,也在我們心中撒下希望的種子,相信在不同人種及信仰之間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耶誕節音樂會/ 1999

十二月24-26日期間,ICEJ舉辦三場極有恩膏的音樂會,同時在世界各地慶祝千禧年。這些音樂活動滿足以色列當地信徒及基督徒朝聖者的需要,他們不情願參加巴勒斯坦管治下,在伯利恆Manger廣場舉行的慶典。兩個美國來的大型合唱團,以及主要由俄羅斯回歸猶太人組成的管絃樂團於耶誕夜為坐滿一屋子的以色列居民演出韓得爾的彌賽亞。十二月26日,觀眾也參與當時與詩班一起來的演唱家的福音詩歌會。

 

援助黎巴嫩難難民/ 2000

當以色列從黎巴嫩南部撤軍,黎南的居民紛紛逃離家園,ICEJ一一拜訪難民落腳之地,希望能為難民提供幫助。因為各國基督徒的快速回應,ICEJ首先抵達難民營,送上嬰孩衣物,個人生活用品等物資。

 

"盟約" / 2001

2001年住棚節特會上,一個豐富的舞台劇--盟約--首次上演。這是描述以色列子民經歷上帝奇妙拯救的故事。此音樂舞台劇被翻譯成希伯來文,多年來在數千位以色列人眼前上演。

 

接枝/ 2003

藉著"接枝部門"(Grafted department)的成立,ICEJ對年輕人的事工異象展開了,"接枝部門"的宗旨是將ICEJ的"聖經的錫安主義"訊息傳遞給年輕人--透過為年輕人舉辦的住棚節行程,參與以色列境內的慈惠工作,以及國際講員訊息。

 

基督徒聯盟/ 2004

ICEJ與其他基督徒錫安主義事工機構受邀參與以色列國會的基督徒聯盟委員會(Knesset Christian Allies Caucus)。此委員會的宗旨是喚醒以色列對福音派基督徒對以色列無條件的支持的體認,為以色列境內的社會需要發起慈惠專案,整合基督的支持,以幫助以色列在國際上站立得穩。

 

歐洲以色列聯盟/ 2004

歐洲以色列聯盟(The European Coalition for Israel)是由歐洲猶太大會(European Jewish Congress)在一個特別針對反猶主義而在布魯塞爾召開的會議中創建的。它是歐洲議會中第一個支持以色列的官方遊說團體。目標是堅固對以色列的支持,在複雜的以阿衝突中提供平衡的觀點,並且站立抵擋歐洲日漸高漲的反猶,反錫安主義浪潮。ICEJ很榮幸能在這些支持以色列的基督教事工組織中,與泛歐及全球基督的身體一起參與在這個聯盟中。

 

大屠殺紀念館基督徒之友/ 2006

2006年十月,住棚節期間,ICEJ與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建立起一個歷史性的關係,在紀念館內成立一個基督徒小組(Christian Desk)以整合抵擋反猶主義的力量。

 

耶路撒冷郵報之基督徒版/ 2006

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無論在以色列境內,中東地區或是全球猶太社群,都是最被信任並且廣為閱讀的報紙。2006年,耶路撒冷郵報接洽ICEJ,希望合作發行該報的基督徒版本,使全球基督徒對以色列現況有更清楚的視野。該報基督徒版的內容主要由ICEJ同工及歷屆主席撰寫提供,針對基督徒的關注焦點,為全球基督徒提供高品質的新聞月刊。

 

十萬人回歸里程碑/ 2006

2006年住棚節大會上,ICEJ很榮幸地宣布我門支助的回歸(Aliyah)人數已達十萬人,跨越一個新的里程碑。1989年以來,超過一百萬個猶太人回歸以色列,這意為著超過十分之一的回歸者由ICEJ支助回鄉。這期間,ICEJ共花費超過四千萬美金資助回歸事工。

 

援助蘇丹難民/ 2007

2007年六月,當三十七位從穆斯林迫害下逃亡的窘迫蘇丹人通過埃及邊界進入以色列時,ICEJ迅速回應需要,伸出援手照顧這些難民。此一勇敢的行動促成後來的"希望救援行動"(Operation Hope),而"希望救援行動"後來成為ICEJ援助以色列境內數百位蘇丹難民的完整計畫。

 

施洛德的防空洞/ 2008

因應從迦薩走廊而來上千枚的炸彈及迫擊炮攻擊,ICEJ動員世界各國支持者,募集資金,為以色列飽受戰爭威脅的施洛德市(Sderot)建置六個"生命盾牌計畫"防空洞。一旦空襲警報響起,居民們無論老少,都必需在十五秒之內進入安全藏身所,這些防空洞是像施洛德市民這樣飽受威脅的可憐居民的救命裝置。(圖為巴士站防空洞)

 

停止伊朗核武請願/ 2008

九月18日,ICEJ遞交一張由來自超過全球120個國家,五萬五千名基督徒連署的請願書給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Ban Ki-moon,要求制止伊朗總統 Mahmoud Ahmadinejad持續鼓吹,煽動對以色列發動滅族攻擊。此請願書在伊朗領導人抵達紐約當晚送到聯合國。一周後,當伊朗領導人在聯合國大會開幕式發表演說,大批示威群眾要求國際更嚴肅地看待日漸增長的伊朗核武威脅。

 

住棚節大會人數創新高/ 2008

來自近一百個國家,將近八千位基督徒朝聖者參加ICEJ每年住棚節期間在耶路撒冷舉辦的慶祝活動,這個數字打破該活動二十九年來的歷史紀錄,也挑戰當時的全球性經濟低迷。巴西是該年最大的代表團,共有一千五百位團員,而芬蘭,德國,挪威以及美國的代表也各有約五百位。

 

安慰戰火下的以色列/ 2009

2009年開春幾天,以色列軍隊收到軍令,要對恐怖組織哈馬斯密集的飛彈攻擊發出反擊,ICEJ迅速地向被哈馬斯飛彈包圍,迦薩走廊附近的社區動員,以協助當地居民。透過與當地的社福人員合作,ICEJ將數百位飽受戰火驚嚇的青少年,長者以及低收入戶家庭暫時安置在遠離戰火的加利利海附近或是伊拉特(Eilat),使這些前線居民暫離烽火的威脅,能在安全之處安穩。一月,迦薩衝突展開後數日,世界各國街上都有示威遊行者,他們看見以色列面對的惡意攻擊,被高度扭曲的媒體報導更為這些敵意火上加油。值得感謝的是,以色列的基督徒朋友們也走上街頭,各洲都有基督徒站出來表達與以色列堅固的情誼,包含:哥斯大黎加,菲律賓,丹麥,芬蘭以及英國。在挪威奧斯陸,鎮暴警察還動用催淚瓦斯來驅趕一群支持巴勒斯坦的暴力示威者,並且保護ICEJ芬蘭辦事處動員的以色列支持者。

 

杯葛Durban II行動/ 2009

四月17日,星期五,ICEJ向白宮遞交請願書,促使奧巴馬總統抵抗他所面對與日俱增的壓力,要求他拒絕差派代表團去Durban II。Durban II是聯合國的第二次全球種族歧視論壇會議,這個所謂的"人權"集會的目的是探討2001年9/11恐怖攻擊前一周,在南非德班舉行一個充滿憎恨的失敗會議。正如2001年會議,Durban II 看來已確定成為另一個反對以色列的會議,其目的是指出她是一個違法的種族隔離國家。伊朗總統Ahmadinejad抵達日內瓦與會,更顯明整個事件為一荒誕的鬧劇。在日內瓦境內,ICEJ瑞士、法國及俄國辦事處代表,連同數百位基督徒及猶太人一同站立,成為一連串全市性抗議的一部分成員,抵制杯葛Durban II會議,並且紀念大屠殺。

在布拉格首都的捷克,ICEJ捷克代表Mojmir Kallus先生在參議院充當示威運動的先鋒,促使捷克退出Durban ll會議,在Ahmadinjad發表長達數小時的激烈言論時退出會議。ICEJ國際部主任Dr. Jürgen Bühler則在耶路撒冷,透過有影響力的阿拉伯衛星頻道"Al-Hurra",強烈地駁斥各界對以色列種族主義的指控。

 

耶路撒冷不可分割運動/ 2009

當ICEJ舉辦第三十屆住棚節特會時,我們也站立抵擋國際上日漸高漲,迫使以色列放棄耶路撒冷的壓力。我們透過網路運動,喚起大家對此議題的關注,也透過耶路撒冷遊行表達我們對以色列百姓的支持,數千名朝聖者身穿我們的”耶路撒冷不可分割”運動衫,步行耶路撒冷市街道。ICEJ成立於1980年,當時世界各國將使館遷離耶路撒冷,搬到台拉維夫,以抗議以色列宣告耶路撒冷是她的首都。ICEJ存在的核心訊息是支持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主權,無論是從歷史或是從聖經的角度。服事並與以色列站立三十年後,2010年的大會主題是“耶路撒冷–地上可讚美的”,ICEJ也藉此表達她對”耶路撒冷不可分割”的支持。

 

海地救援/ 2010

一月13日,一個七級的大地震毀壞海地這個位於加勒比海的國家,随後的數小時,一支訓練有素的以色列救援小隊完成一個高度緊張,長達十八小時的救援工作。地點是墨西哥市外一個極深的森林峽谷中一起致命的直升機墜毀現場。”我們是最靠近的一群,ZAKA國際救援部隊成員Dovie Maisel說,”現場除了我們幾乎沒有其他人”。當以色列救援隊伍抵達地震區,ZAKA的領隊致電ICEJ主席馬爾金.海錠,請求ICEJ與他們一起在海地進行搜索與救援工作。在接下來疲憊的三十八小時救援工作中,Maisel及他的團隊在一棟數層樓高的大學建築物
廢墟中救出八個學生。這個救援工作因ICEJ全球支持者慷慨捐助而得以完成。

數小時內,ZAKA傘兵醫務員抵達Port-au-Prince,加入由以色列國防軍、MagenDavid Adom及IsraAID派出,二百個強壯的救難人員。當捐贈物資源源不絕送進海地,以色列救援隊贏得全世界的讚許。以色列國防軍的行動醫院受到稱許,因為這是唯一能在災區進行複雜外科手術的救援單位。一位年靑女士在分娩時得以保存生命,她以感恩的心將新生兒命名為”以色列”。

 

海法市大屠殺倖存者之家/ 2010

2010年四月,ICEJ捐贈一棟新的住所給以色列西岸海法市的大屠殺倖存者之家(Haifa Home)。以德國辦事處為先鋒,ICEJ透過海法倖存者之家表明我們長期的承諾,承諾協助以色列境內大約二十一萬個大屠殺倖存者,能在晚年時有尊嚴地度日。海法之家初期可容納八十位倖存者,由ICEJ資助的海法之家已在以色列被公認為照顧國內不斷增加的貧困大屠殺(Shoah)倖存者的典範。

 

海法之家第二階段/ 2011

透過買下原海法之家左右兩棟房屋,我們在以色列北部向大屠殺倖存者的外展工作於2011年間持續進行,房屋改建後,居住空間增加,倖存者之家能容納一百二十五個人,除房舍,還有飲食以及醫療護理。2011年擴展完成,兩幢相鄰,原本荒廢的建築物如今換然一新,成為多用途的綜合大樓,其中包含舒適的房舍、廚房、飯堂、猶太教會堂、庭院、醫療及牙科診所,這些也開放給海法市其他有需要的倖存者。

當地醫院的醫生及護士義務性地協助照料住民的健康,海法之家的廚房也為住在周圍其它社群的倖存者提供食物。

 

最後一批衣索比亞猶太人回歸/ 2011

衣索比亞境內長達一年的乾旱及政治混亂迫使以色列國當局加速對衣索比亞數千名Falash Mura的安置計畫,此計畫已被長久擱置。Falash Mura是個古老,離群索居的猶太人社群,他們經常夢想能有一日回歸鍚安。2011年八月,在這個呼聲漸高的回歸聲浪中,首班由ICEJ資助的班機降落在本古里昂機場。同時,ICEJ全球辦事處也籌得額外的款項以幫助最後一批衣索比亞猶太人回歸。

這只是故事的結尾,整個故事是從大約二十五年前的”摩西救援行動”(Operation Moses)開始的,在這個觸動人心的救援行動中,以色列幫助數以千計的衣索比亞猶太人。他們試圖逃避國內激烈的內戰,並嘗試經由蘇丹步行到以色列。從那時開始,ICEJ已持續幫助以色列國內的衣索比亞猶太社群,資助心理治療、課後輔導計劃、夏令營和提供大學獎學金給人生危機中的衣索比亞靑少年。

 

阿拉伯慈惠工作重大突破/ 2011

2011年,ICEJ資助完成有使以來最全面的調查,這個調查幫助以色列當局能夠定義出阿拉伯族群眼前最重大的需要。儘管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居民比這區域其他阿拉伯人擁有更高的生活水準,這份長達八十五頁的研究報告指出,社工負擔過重,他們的重擔主要來自輔導個案大家庭,以及缺少足夠能處理兒童危機的社福專家。而向以色列內每一族群展現基督的愛正是ICEJ的重要使命。

 

Share this: